昨天第一次嘗試了SRT療法

九月份時看到PTT NA版Zerus在徵求實習個案

因為我希望能當面又想約假日 所以排到了十一月底這種遙遠的時間點

本來也暗自因為以前花了不少錢、效果又不怎麼好的幾次療癒經驗而沒有抱太大的期望

前幾個禮拜遇到了大打擊時 還想著天啊我果然還是得自己熬過

殊不知在約好的這星期開頭時又來了最壞的結局

隱約覺得是否其實冥冥還是有安排

讓我在最深的谷底時得到幫助XD

因為長期付出又沒有得到回報 我近一年本來能量就一直很低落

就連強迫自己去適應生活後日子其實還算穩定時

前陣子做過的遠距凱龍對方也跟我說他清除了我很多的恨意 

也提到那時我已經對生活失去信念了

我一直卡在靈性道路上很多人會經歷的地方

一方面認出自己的模式 但一方面想衝出模式時又沒有足夠的能量能應付隨之而來的大變動

反而因為舊傷新憂一一浮現 眼睜睜目睹自己一再經歷同樣的情境

這時卻又很清楚無法全部怪在外在環境上

落入所以只能怪我自己嗎?的怨懟和恐懼裡 覺得只有自己得不到救贖

前幾天的大打擊過後

長久以來的忍耐和新的停不下來的憤怒不斷在腦海裡重演

即使一直要自己抽離 要自己往好的方面想

還是覺得全身疼痛

甚至那幾天上班一直咳嗽 後來才發現自己胸痛是嚴重的胸悶

難受到根本吃不了飯 還在咀嚼時就已經開始乾嘔

(長期厭食我已經很習慣硬逼自己吞了 有天最嚴重時居然還吞不下去)

因為是心因性的 即使難受到覺得自己下一秒就會心肌梗塞 還是不知道如何尋求幫助

直到有天早上出門前 隨手拿了那陣子調來擦肩頸的油(聖約翰草浸泡油、蒔蘿、乳香、可能還有一些松科)

塗抹在胸口 才好了大半

不過因為那時我還困在裡面 所以還是有很多不舒服的症狀

也因為一直以來的白忙一場 也不是很積極想讓自己好起來(也不覺得能好轉)

SRT雖然預約到了免費個案

之前也因為上班忙 只大約知道是一種使用靈襬的靈性療法

 

施作地點約在我大學時就還蠻有興趣的精靈咖啡館

假日Zerus只有開放早上時段 

七張離我家還挺遠的 沒吃早餐就出發 

結果Zerus臨時有事遲到了一下

本來只打算點飲料我還多點了鹹派XD

後來Zerus趕來後 跟我大約說了施作過程

一開始她會先做一些準備過程(連結我的高我)

另外在施作過程中她也要花時間感應 所以不會太常跟我說話

要我在她沒理我時就儘管吃沒關係XDD(但我還是覺得不太禮貌 所以只先喝了湯和吃點沙拉 剩的等結束後才解決~)

也許是因為晚來了比較匆忙

Zerus一開始也沒跟我聊太多 只要我在本子上寫下名字和生日 以及希望解決的問題

其實這讓我暗自鬆了口氣

因為我實在很不喜歡諮商。。。之所以沒有選擇遠距只是因為還和家人住 不希望SKYPE內容被聽到

其實我在去之前想要說的是"價值感"

這一年多來我很深刻的感覺到價值感這一點對我的工作有非常大的阻礙

到了會徹底把我生活毀掉的地步

可是在書寫時我又猶豫了 心想這個問題實在是太抽象

而我最迫切的具體說法其實是工作

所以我在上面寫了"工作"

不過一念之間 我又在後頭加了頓號 寫上"價值感低落"

Zerus看到後

跟我解釋因為時間有限 雖然我想解決兩個問題

但她會問我的高我這是不是我最迫切的問題

如果是的話也會從兩個中較需要的開始做 有時間再清理另一個

我也沒有解釋其中的關連性 只說好XD

 

Zerus用靈擺感應了一陣子 就跟我說她要優先處理價值感

之後就開始了解我那時候的狀況

除了靈擺感應外

我也有跟她提到

我一直認為我的價值感問題是來自我爸媽(另外其實有很多兄弟姐妹年紀差距又大的家庭 最小的小孩本來就容易有這種問題 我和我最大的姊姊差了12歲~想想我還在牙牙學語時她們可是叛逆期)

不過我以前做靈性諮商時 對方跟我說這是我與生俱來從前世帶來的

Zerus感應後 倒是從我雖然有意識到但卻沒想到會是這個的地方起頭

她說我當時內在有些不和諧 以前的我是固執的

我對我認定的事情會很執著 認為就是應該要這樣

可是這被那時候的我拿來強化了很多負面性

即使旁邊的人怎麼勸我 那時我就是會覺得是我自己的問題

另外高我也說了我"缺乏歡笑"

這是能夠改善我這種情況的很好的辦法

那時可能我的反應有點微妙 Zerus問我有想到什麼嗎?

我說我這幾年一直很努力在做這件事情

(因為我從很小時已經決定了人生目標 青春期大半的時間作目標以外的事情都會有罪惡感

但後來發現這種不懂得放鬆讓我的生活缺乏彈性 影響情緒後也使得我虛弱的無法達成目的)

Zerus很驚訝為什麼我會需要"努力"歡笑XD

接著她問我我對情緒的覺察如何

我說我對週遭的反應都很能夠理解也很容易被影響

可是那時因為我已經太過長期的待在混沌裡了 反而內在太多負面的東西而變得遲鈍

Zerus也說我那個時候有聽不到內在聲音的問題

我需要好好靜下來聽聽看內心的聲音(我那時就在心裡想我很努力可是都靜不下來)

然後她突然問我 我是不是都覺得日子很苦?

那時我好像覺得好事都輪不到自己頭上 

她說地球是一個頻率不是很高的地方 

我們的靈魂要降生在地球時 會調整自己的頻率

而我的靈魂在適應地球時 有了誤解

認為自己失去了神的恩典 失去了支持

所以覺得好事都不會再回到自己身上

而我去找她時 我的情緒是已經很冷漠 提不起勁的

當時的我已經萬念俱灰

因為對SRT不是很了解 也怕打擾到人家集中精神

所以其實我沒有很認真去看Zerus在做什麼

不過大致上她拿著靈擺反覆在一本冊子上的各種圖表上擺動

接著她說那時我有"個人力量"的問題

當時我也沒說 以前因為有好段時間感覺不對仍很努力的覆誦肯定語

反而在我說肯定語時會有不好的聲音出現

可是每次我想"擁有個人力量是安全的"時 焦慮的心情都會好上一些

她說我的問題是來自於前世 然後問我"想不想知道發生什麼事?"

我當然說"想"XDD

 

以前去做過靈性諮商

那時對方抽牌也是抽到我該做前世回溯

可是催眠時我沒有看到過去

當時的治療師說因為我做的是不好的事情 所以我不會看見

然後跟我說我的孤獨感與跟周遭格格不入不是這輩子的事 已經是第四世了~

理由是因為我前三世時過失殺人 因此我一直很愧疚 逃避他人離群索居

當時那位諮商師是跟我說已經幫我處理了

似乎也因為不想擴大負面性而不跟我說細節

可是反而因為理由是來自於自己沒辦法掌握的地方 而讓我一直覺得很不踏實

Zerus開始做前世的部份

感應了一陣子後問我"妳是不是很喜歡花草?"

她說我前世是做用植物療癒他人的工作 可能是藥草師 也可能是中醫

而事件的主角有我 我的丈夫 以及我的老師

然後我看到她的靈擺在事件的表格那邊游移 在類似"死亡"之類的地方晃動

我心裡想該不會就是那件事吧

Zerus就說 不知道是我 還是誰 殺傷了我的丈夫 

是一場意外 不過那個時候我很努力想救活我先生 最後他卻還是死了

那件事情之後 我就決定再也不要救人 要放棄自己的力量

而強烈的意念是會留在細胞記憶裡的

這使得我明明有能力有能量 卻會無意識的選擇放棄

Zerus說她會請高我幫我清理這一塊 

然後可能是因為剛開始練習個案 不太確定(又要被起司和小u說我反分析諮商師了XDD) 

也問我我提到以前做過前世 那有沒有聽說過這些

我就說了前面講到的不小心殺人的故事 說可能就是殺他(藥草師丈夫)吧~

Zerus很驚訝的立刻拿靈擺問

結果她說不是同一件事

Zerus問:是這件事嗎?

高我:不是

Zerus:所以那件事之前的治療師清理過了?

高我:是

Zerus:所以我調不到那個資料了

高我:對

所以我還是不知道那一世是怎麼回事orz

Zerus就說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沒有救活 沒有以自己的力量救回愛人

而不是殺傷這件事(但我到底不小心殺了多少人啊?^q^)

然後也提醒我要時刻記得取回個人的力量

 

至於高我對我的生活有什麼具體建議

居然是"享受"

又回到我缺乏歡笑的部份XDD

如果我能夠體會生活中開心的部份 一定也會給生命帶來很多的力量

我也一直是這樣認為

所以我過去一直很努力讓自己做一些應該很符合放鬆的事情 但我也是非常用力的去做

就連假日也是如此

高我給我的意見就是希望我要休息

我就說我自己抽牌不論是天使牌還是指導靈牌也都是這樣說~

Zerus就說祂們都在旁邊怒吼了XD

因為也很驚訝以前我對於休息也很需要去努力

她也問了我的高我情況

要我不要連睡覺都要想做個夢

我整個暗自吃了一驚

不知道這是不是對於我連睡覺腦子都還在轉的譬喻

但因為上班後時間很少

所以我真的會把睡覺時間卡很死 訂在用精油和純露把自己弄昏後身體能夠得到休息的最短時間(之前寫稿我還會五點起床也照樣上班加班神清氣爽)

因為很多書和NA都有說睡夢中是一天經驗與潛意識整合的最好時機

所以我睡前都會一直要天使和指導靈給我一些夢讓我記得夢境給我點建議XDD

對於那時我沒辦法讓自己停下來

Zerus也有問我的高我

要我好好的休息 所有想做的事和計畫都先放下來

這是我最需要的

不論是看電視或只是躺一整個下午什麼都不做 就專注在其中

Zerus說她在問時 一直跑出一個聲音"這是妳應得的"

另外一個建議是"去掉憂慮"

也是我自己一直都很清楚的事情XD

Zerus建議我做肯定語

--直到這時我才蠻明顯意識到這與之前諮商的差別

即使NA圈外的人會對能量治療不太清楚 但其實即使是靈性治療 行為模式的諮商都是不可或缺的

我之前做凱龍也是 因為會導致這種結果最大的原因便是思考模式

因此諮商師大多都會希望幫忙轉念

所以我也遇過兩小時的凱龍只做了十五分鐘其他時間都在逼我諮商XDD

可能是想如果思考模式不改遲早能量又會萎縮吧

這的確是事實

但人心與思考模式並不是這麼簡單的

諮商師通常都會有幾個固定的思路

之前也跟幾個唸諮商相關科系的朋友聊過

一位是跟我說諮商是提供一個安心的空間 給無法與他人討論困境的案主面對問題的機會(例如小朋友或是沒有親近的對象) 

這時諮商師丟出的想法也許會對於案主有些腦力激盪

但對我這種本來就時刻在思考並很有自覺在療癒上的人 短時間內要找出我的問題並提供幫助就有困難

另一位則是反而擺明了不喜歡諮商

因為諮商的前提就是"案主有問題" 案主一定做錯了什麼 而沒有考慮到外在環境與條件

同樣心靈沒那麼堅強的人 可能換到好一點的家庭或遇到好一點的職場結果就會截然不同

可是都已經很疲憊很受傷了卻要被"嗯我們來談談你哪裡做不好所以受到傷害啦?"這樣的質疑

雖然我自己因為NA的關係更了解思考模式的影響

但這兩種想法我都非常理解

舉個比較簡單的例子

從負面情境脫離最快最顯著的方式之一是"換位思考"

因此我也遇過諮商師不斷地跟我分析我的家人或是上司的想法與處境 

因為我很明確的說了是什麼樣的情形造就他們會有那種反應

諮商師還一直跟我說這樣很好呀我已經開始改變了我有同理心

當時我一直覺得哪裡怪但也說不出來 

直到很久以後我才自己察覺 我本來就因為太過有同理心所以很能察覺對方的情緒

因此事情發生時無法責怪對方只能責怪自己

同理了對方而不說出傷人的話 最後卻什麼都對自己說了

(像我怎麼想即使覺得我老闆做的很多事不能原諒 但我其實真的不討厭他)

但因為我沒有面對自己的情緒還有更深層的原因

所以問題沒有解決

這些問題都是九彎十八拐地藏在連本人都很難察覺的地方

因此一個才剛知道你名字的諮商師當然不可能知道

尤其我以前遇到的諮商師年齡都偏長 已經當媽媽了

所以碰到我這種有家庭問題 年紀又還很輕的女孩

即使是真心想幫助我脫離困境

卻都會有種"你不懂你爸媽辛苦"(實際上就是懂所以才會一面受傷又有罪惡感)和"你還年輕受點傷受點挫折沒什麼"的感覺(但就是因為已經嚴重影響到生活沒有辦法表現出一般水準了不然我幹嘛不把錢拿去買衣服來看你?)

再加上如果覺得被人家誤解了 或嘗試解釋了卻沒有得到理解

我就會退回與父母的相處模式 什麼也不說也不表態

所以好幾次的諮商結果都不是很好

甚至還被朋友說過我對諮商師有敵意

我很會評估對方有沒有能力幫助我

因此我對於諮商其實一直是覺得很困難的 也不太會去認為有什麼足以造成人生大轉彎的改變

 

而SRT似乎就非常適合我這種很難相處的個案XD

因為從一開始就沒什麼談話 關於我的描述也都是透過高我後 和我自己本來覺察的相符

因此我沒有對Zerus有太多防衛

如果以前有別的諮商師提議我做肯定語

即使我自己早做了一年多了 我大概也會就說"好" 覺得不要麻煩人家

但我就跟Zerus提了我使用肯定語時會有負面情緒湧出的問題

她沒有說這種時候更要堅持下去啦或是我用的不對應該要更有愛的去使用之類的

只是說"嗯所以肯定語對妳沒有用?"

然後幫我想別的方法 提議我撕毀恐懼的事情

後來也問我的高我

結果發現去掉憂慮這件事 與我的個人力量議題綁在一起

她已經從靈性上要求高我幫助我清除

而之後我是要回到一樣的能量狀態或者是從零開始改變就看我自己

另外同時她也讓我抽彩虹卡

抽到的是

"我願意敞開心胸讓別人了解我"

Zerus看到後給我的建議是要我不要一個人扛 也要多多找親友幫助 多和親友說說煩惱

我也跟她說我其實都有說 全世界都罵我老闆要我換工作

她就說妳朋友都那樣說了那就快換啊

我就說雖然大家都這樣說 但我那時心裡一直還是有想法會覺得大家還是會覺得是我的問題 會有防備

Zerus說要我多相信朋友一些

但其實核心問題還是我不相信不喜歡自己 也蠻對應到她一開始說的固執XD

我有跟她聊到我自己會抽指導靈卡

"耗竭"和"休息"都是老朋友

而她很剛好的帶來的另一副牌也是指導靈卡XD

開始和她聊後其實我的心情已經好上不少

洗牌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會抽到什麼

9664493_orig  

結果抽到這張 我一直很害怕的牌

每次我覺得自己人生很悲慘 想得到一些幫助時反而都抽到它

我就跟Zerus說我每次都覺得被指責(也因為這樣我這半年越來越少抽指導靈卡)

Zerus說她才剛買 對這副牌還不熟 平常都是把書拿給案主讓他們自己看

不過她看到牌卡 覺得真的很符合我

明明旁邊就站了很多人

不論是朋友或是高靈(我也知道Zerus給的訊息祂們平常就一直在給我了)都想幫助我

但那時的我卻拒絕了他們的幫助

她也建議我如果我看書時會挑對自己批判的句子看 抽牌卡並不能對我有幫助時就不要使用了

還蠻慶幸這天抽到的是這一張

真的有種需要知道的事情會在需要時到眼前的感覺XD

 

可能是因為過程中我都沒什麼說話 做完這個段落後還剩一點時間

Zerus問我有沒有想問的

其實應該對當天處理的部份提出疑問 但我也知道價值感好了很多事情都會好 所以沒什麼問題

很白目地一直問別的XDD

我突然想起我的嚴重懼高症

小時候我就不敢爬上兒童遊樂設施裡最高的溜滑梯 

國中時運動場二樓欄杆也不算太高但我靠近就緊張

搭在百貨公司挑高的手扶梯每次都快瘋掉

會留意到這個問題是因為現在工作的地方大廳有個超長手扶梯

即使我已經站在內側 每次緊握扶手都還是很緊張

要是手裡有拿著手機或提袋之類的沒辦法抓牢的話更是會整個手心出汗到上半部時嚇到快暈眩

而前幾個月有做過一次遠距的凱龍 

雖然不是處理這件事 但後來我搭手扶梯居然完全不會害怕

不過過了一個月左右又開始了

Zerus說這和我的前世有關

那一輩子我是個女祭師(其實當時心裡忍不住想NA有陣子在討論SRT全世界都是女祭師 但當時好像也有人說以前有經歷過的人本來就比較容易被NA吸引~)

那時我有著很強大的力量

但也因此被兩個神職人員畏懼 把我推下懸崖之類的弄死

而在這件事的記憶裡 靈擺也是指向驚嚇和恐懼

她也幫我針對這件事的情緒作清理

因為還有點時間 我又問我跟我爸媽的關係XDD

Zerus也有說因為時間的關係沒有辦法幫我做很完整

我也只是好奇先有雞還先有蛋的問題 

如果我過往的人生不順遂是來自過去的話 那和我父母牽扯的程度又是如何

Zerus先看了我爸

說我們那時的正向關係是60% 還在聊著不算太好也不算壞

接著突然說"嗯負面性怎麼是100%"XDDD

可能是因為我們幾乎完全不說話所以也沒轉圜餘地吧~

看我媽則是"正向80%負向60%"

出乎意料的正常

我說我的情緒問題比較多是來自母親

但可能是因為這幾年我做了很多努力所以有改善吧

Zerus也問我我做了哪些

我就說大致上就是努力裝沒事跟她說話 

有大概十年的時間我們像敵人 我只要一開口就會挨罵 我媽無時無刻都想找我麻煩說話傷害我

但我比較大了以後就會裝作若無其事 很努力跟她說話

到了現在她已經能用比較正常的態度對待我(當然中間也時好時壞了幾年)

可是我多少也會覺得為何是身為孩子的我需要付出這麼大的心力

所以不是和她太親近

結果蠻意外的Zerus給我的建議是 "不需要去努力和父母的關係"

父母有父母的課題和情緒

我也很清楚被負面能量纏身的感覺

他們在對待我時 其實並不是針對我 而是有他們過去的記憶和課題

這不是全靠我努力就可以改變的

也給了我一些能量上的建議

 

結束之後 真的覺得是許久沒有感受到的輕盈

因為想到Zerus說她請高我幫我的能量歸零

之後要怎麼重新設定是看我自己

回家又忍不住看NA的書覺得該做點什麼

又想到這不該是努力去做的事情

所以昨天盡量讓自己放鬆一些

不過發現我如果不把分享文先寫好 我腦海中還是會忍不住去思考該怎麼寫比較好

即使沒有一再去談論SRT做了什麼還是一直想~~

所以今天還是忍不住先寫下來了XD

以上

提供一點療癒經驗給大家:)

 

創作者介紹

翼のない僕ら

IZ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u
  • 很棒的體驗 :)
  • 比預期好很多!:D

    IZUKI 於 2014/11/28 21: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