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生活比較忙碌,心裡也不太安定

是到了有時會想約朋友假日聚聚想聊天、也會立刻心生罪惡感自己打消念頭的地步

所以寫網誌也被我擱在了比較後面的順序(但也沒有因此想不寫,只是積著)

另外、雖然知道這個部落格的讀者

大多都是透過搜尋關鍵字單篇單個商品進來的

想看的也只是這些植物啊商品的療效

但在寫這些時,總是莫名的有一種責任感

覺得要是我自己的生活沒有因此而變好,就沒有推廣的資格

尤其是現在大學畢業快三年了,跟從學生時代的朋友出去感受更加明顯

吃的餐廳變貴了、會討論去哪裡做SPA比較好、開始穿比較好的品牌用好的化妝品等等

有天陪著大學時經濟狀況不太好的朋友理所當然四的排進週年慶買破6千的換贈品隊伍時

思考著自己的金錢價值觀是怎麼一回事、和週遭的人格格不入這件事

結果發現 我非常肯花錢在消除痛苦這件事情上

不論是各種能量療法、花精、諮商、精油、純露還是課程

算起來我大半的薪水和零用錢總是花在這上面(大學時就成為了芳療家的永久花會員XD...)

因此總想著必須去面對造成痛苦的原因--

雖然過一陣子又會發現芳療能迅速去除很多痛苦和困擾的症狀而陷入幹嘛當時忘了用的後悔之中orz

總之、總是覺得應該要等自己成為了更好的人 有更好的狀態時

再分享那些陪我走過這段路的產品

而今天會突然想寫網誌只是想紀錄一下很久沒有的新視野XD(反正不寫我也得花時間寫紙本日記。。。)

 

最近作了花精療癒的個案

再加上舊有恐懼一直湧上來 常覺得脊椎和後背的部位空空的

自己好像不在身體裡

就算試著透過靜心也感覺不到身體

也一直蠻煩惱身體僵硬的問題

某天吹頭髮時照著鏡子 突然一個念頭閃過--我想學跳舞!

突然很想要能動動自己的身體 覺得這是找回連結的方法

而且以前也聽過跳舞能讓體態變得很漂亮~想說這也能解決我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自在的問題

不過稍微查了課程發現運動中心第二期的課程正好開始了 現在去得插班

也得在還不太穩定的狀態下去投入新事物

後來發現家附近曾去過幾次的工作室開了超短期新手瑜珈課

還搭配了芳療按摩、附帶一段非常身心靈的文案

當下看到用的是肯園的商品就報名了(爆)

 

心裡對上課充滿著期待、同時又很怕期待落空

以前也曾有過白天上班,每個周末下班都趕著去聽講座、參加活動的時期

結果那時後來我還是被擊敗了 結果並不好

更不用說好幾次花了大錢做療程 換來的只是治療師本人的投射或批判

好像你過得不快樂就是你自己自找的(是的、是我自找,所以我花時間花心力花金錢想要來找到解決方案,卻一直被鬼打牆被繞回去說你自己是否有問題,還指錯問題方向)

今天正是第一天上課的日子

課程是晚上,不過我昨天就特地去買了瑜珈要穿的褲子

下午做我為自己安排的工作時先喝了一杯很濃的咖啡、休息時又去買了一大杯紅茶和一些炸物

有時其實也不是特別想吃、只是這些對我來說是"放假"和"放鬆"的象徵

就算沒有特別的欲望也會去做

然後大概傍晚時,可能是攝取太多咖啡因和不健康食品(我這週上班日也幾乎天天買飲料和吃垃圾食物)

開始變得非常焦慮 心跳也有點過快

還為此喝了點能消除咖啡因不適的橙花純露(←濫用芳療)

但晚上出門上課時還是不太舒服

 

到了上課地點 

那種課程的氛圍對參加過很多活動的我來說真的不算陌生

剛開始瑜珈老師講引言時

說了今晚是要和過去的自己告別、我們要放下過去的自己

當下心裡是漠然的 有點不以為然的

也許是因為自己在試圖轉變這條路上已經走了太多年了

並不因此抱太大的期望

除此之外

有個很強烈的念頭,覺得我並沒有打算拋下自己啊

如果要丟下那個自己、那我吃過的那些苦算什麼?

以前那個受到驚嚇、無法停止恐慌的自己製造出了許多麻煩

所以要把她丟掉嗎?

我花了好多好多的力氣 好不容易似乎才稍微能跟她和平共處了呦?

那時對於很多引導詞沒有太大的感覺 也沒有照著冥想

躺在瑜珈墊上 開始深呼吸時 長年呼吸淺的我也無法吸飽氣

而且雖說目的是要放鬆,但心跳過快的原因是攝取過量咖啡因的我有辦法因為練習呼吸而放鬆下來嗎?

是不是又做了徒勞無功的事情呢?花了的學費真的划得來嗎?我是不是又浪費錢了?

一邊呼吸、一邊腦海裡隱隱約約不斷閃過這些話語

過了一段時間,老師開始指示我們動作

僅僅只是用聲音引導、完全看不見老師的動作(雖然後來看得見因為我們彼此相反我還是無所適從囧)

當下發現怎麼其他人都知道現在要幹嘛

而老師好像每一次要調整動作時都一個箭步朝我靠近囧

這個狀況發生了幾次

我立刻就開始覺得很丟臉、自己很笨,我是不是智商有問題聽不懂人話 其實我是智障吧?

非常認真的這麼認為

這在平常的舒適圈裡是不怎麼會出現的反應

然後稍微想起來 去年離職時曾去了一趟屏東打工換宿

因為換宿的地點曾經是桌遊咖啡店,有著大量的桌遊玩具

每天晚上都會跟換宿認識的朋友們一起玩

大多數遊戲大家都是第一次玩、也是當下邊玩邊學

可是幾乎每一個遊戲,在開始玩的當下到遊戲結束為止

我滿腦子都在想著不能當最後一名 不能顯眼

我只是非常恐懼自己會因為不會玩而顯得非常笨

而根據吸引力法則 在大多數的遊戲裡我果然也就非常突出

有時想到那時的事 都會覺得要是我當時狀態更好一點、更投入交流一點

也許會交到一些能長久聯絡的知心朋友吧

另外昨天老師提醒上課時

有說到要穿短褲或是寬鬆的褲子來,方便進行按摩

結果到了按摩時 老師也是看著我說穿長褲的可能要拉起來

我才發現儘管上週還是超冷寒冬

除了我以外的人都穿著短袖短褲

只有我穿著長袖上衣和寬鬆的運動長褲

雖然已經費心準備了(還問了二姐和上過瑜珈課的朋友穿著的問題)

結果我仍是個突出的怪胎

 

瑜珈的動作並不多

很快就開始大腿的按摩(嗯我還有差點按錯腳)

老師要我們感受大腿哪裡酸痛、哪裡很緊、身體想告訴我們什麼

然而 很意外地

當我手指沾了按摩油,碰到我的大腿的那一刻

我的想法居然是"嗯、我真的非常努力照顧自己呢"

明明身心靈裡象徵著對父親憤怒的大腿 是我近年明顯比較肥胖的地方

而且按起來可能肉太多 根本找不太到哪裡痛

但是按摩時 這種感覺卻浮現了好多次

雖然最近常懶得擦身體乳 但時常洗油澡和擦自製乳霜的大腿皮膚還是很光滑

突然有種"我真的非常努力了啊"的感覺

那之後調整姿勢時 那種想批判自己的聲音要出現時 也很快就被我忽略了

不知道姿勢時轉頭看旁邊就好XD

後來老師引導詞提起"放下過去的自己"時

我也突然就有了共鳴

嗯、我要丟掉我內在的父母 和我的內在小孩在一起

我不要一直批判責罵自己的那個父母 我可以照顧好那個受驚的小孩

而本來過快的心跳 也在不怎麼投入的吐息和按不到位的按摩中

真的平復下來了

最後的引言老師說了不用急著把那個自己丟掉 而是去理解他 和他說說話

而下週要是他再度回來了 只要看著他就好

當下那個"內在父母"也和"小我"重疊了

我對著她說謝謝妳一直很努力想讓我變成更好的人、我們一起加油

全部結束之後 大家稍微坐著休息、喝茶

我的精神狀態真的變得久違的不可思議的安定

明明每天早上都會喝純露、聽心靈音樂、早晚喝花精、跳tabata或鄭多燕、靜心(當然不怎麼成功)、晚上睡覺用各種精油薰香、輕斷食、洗油澡洗油頭、看巴夏影片、寫肯定句、做清理法、閱讀各種書籍

總是用著各種方式試圖穩定自己

卻好久都沒有這種效果了

也很久沒有"真正的"對自己寬容

雖然才不過走出工作室

我就立刻開始想老師問我感想時我說"比想像中簡單"是不是有點白目?(老師和同學是立刻大笑 我有補充可是很有效 老師也說對啊這系列初學者也可以很有成就感~)

前面的學生走前是說"老師謝謝" 而我離開時是看著工作室主人和老師說"我先走囉掰掰"是不是很沒禮貌之類的

立刻開始進行反芻

但也很快地打住XD

undefined

然後大家有抽了肯園的牌卡

根本準到爆炸。。。

完全說中了我最近不安定和恐懼的原因 生理特徵也是orz

總之現在變得比較安定了

雖然未完成的計畫還是有點恐怖

可是就目前的狀態來說 我花在焦慮和恐懼的時間應該會變少吧

另外今天上完課也發現幸好我沒有直接去報舞蹈 不然應該會表現得更加恐怖X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翼のない僕ら

IZ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嗨~
  • 近期半認真的用起精油、上網查資料、翻書~
    就這樣的連到這裡來~
    很認真的看完這篇,心想原來也有人跟我一樣~
    一直以來對於清除情緒痛苦都很大方的花,
    謝謝妳的分享~
  • 哈囉,謝謝妳看完我半夜的日記XD
    我最近反而是開始減少芳療的開支,想存點錢來買花精(不過我手邊的精油也還是夠我天天使用很長一段時間w)

    雖然花到沒用的經驗時會覺得很懊惱
    不過其實那些買奢侈品啊拿去吃美食的朋友,我覺得其實無論有沒有自覺,那也是一種消除痛苦的方式XD

    IZUKI 於 2016/03/12 00:51 回覆

  • 嗨~
  • 上週帶我姐去芳療家初體驗,我當下沒有特別想買的油~倒是在花精前停留許久但因為對花精還沒有很了解遲遲不敢下手買,倒是拿了招喚天使來試噴,味道蠻舒服的耶~對內在之聲也很有興趣,最後都以先回家多作功課先作罷了...
    就先期待妳分享花精的美好囉~^^
    用油想清除自已的低迷情緒,不知是不是情實在太沉了所以目前短期內尚未清除啊~~ XD
    對耶,拿去大吃大喝的人也是清除情緒的一種,每個人的選擇不同,得到的也不同~哈
  • 芳療家就算沒有想買也可以逛好久XD
    我也有寫過一些花精的文章呦,在"花"的分類:)
    晶荷的貝曲系列和芳療家現在在賣的巴哈花精是一樣的~
    最近則是訂了內在小孩花精,希望能清除我在工作上從以前累積的恐慌XD

    精油我覺得柑橘+雪松or穗甘松薰香可以清得很乾淨,但一整天下來又會累積很多負面情緒,所以才想用花精協助清理念頭;)

    IZUKI 於 2016/03/17 22:35 回覆

  • 絲瓜俠
  • 『有時其實也不是特別想吃、只是這些對我來說是"放假"和"放鬆"的象徵』太中肯了XDD 有時候不缺東西只是想為花錢而花錢 這樣才覺得有某種補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