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雖然一直暗自覺得這張的天使面露青光有點可怕

每次抽到這張牌總會有些期待

這次收到的是LIZLISA的包包WW

PhotoGrid_1431263945543  


大姊和朋友到日本玩

年初時姐姐的店才面臨了不小的資金和搬遷問題

如期去了日本自由行 手頭應該不算闊綽

結果在日本時就LINE了圖片說買了包包給我

看到照片時很驚訝

姐姐回國後 我問他"你知道我喜歡這個牌子嗎?"

姊姊一秒"不知道啊"

整個超神奇XDD

而且這趟自由行姊姊因為沒錢 其他人去百貨公司時他都自己行動

卻在竹下通踏進了LIZLISA的店面XD

因為相差十二歲 大姊又在15歲時就離家念書了(自己在外租屋念設計 大學又去大陸唸書

當時我才3.4歲

說真的要說我們感情好嗎?其實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好好對過話的記憶

小時候我爸會要求已經開始工作的姐姐們送我們生日禮物

但後來有好幾年姐姐財務狀況都不好 早已裝死多年

而且我們也沒有真的感情多好~

 

台灣大概很多家庭都是這樣 家人之間並不習慣彼此透露生活和心情

雖然家境還可以 也都有唸到大學

和父母的關係 就是那種只要餵飽了你就盡到義務(當然開始工作後也知道真的很辛苦) 沒資格靠腰什麼的傳統心態

所以彼此大概都各有情緒 可是從來都是在自己的世界裡努力過好生活

(這幾年我在房間裡找到二姐很久以前的東西 是類似花精的能量產品 附著一張與父母有關的高我訊息)

我一直有點覺得我們家人是在兩個姐姐都嫁人後 才開始學著相處

還記得當時我二姐結婚後 在臉書與LINE各開了兄弟姐妹的群組

一開始有人講話時 都透著說不出的尷尬和僵硬XD--因為既不像對朋友可以親暱說話 更沒有面對不熟的人時要應酬敷衍的必要

不上不下的微妙立場

所以每一個回應都很緩慢又疏離 有一搭沒一搭的

儘管現在LINE群已經變得時常有訊息 也是時常各聊各的

誰貼了自己家的寵物 另一個貼在意的網路新聞

誰也沒有理誰

這種狀況直到最小的我出社會後

才有了一點小體悟

因為我的工作老是不順遂又不穩定

失業時只有我和父母在家裡兩看兩相厭 彼此都痛苦又絕望

可是我們兄弟姐妹的群組裡 完全看不到一點我這個麻煩因素的影子

對我的哥哥姊姊們來說 他們忙碌的職場與家庭生活繼續著

妹妹失業找不到工作 對他們來說是生活圈以外的事情

就像年初我大姐的店險些倒閉時

她在回娘家吃飯時提到連鎖店的惡行時憤怒的言語 我只感覺得到家人們對於負面情緒的尷尬

在她忙碌的籌措資金與搬家時 

我們家人的生活都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當然也沒有人伸出援手(雖然這也和她以前的習性有關)

 

上週和二姐有一段簡短的私聊

講到在新公司被放生的事情

姊姊的公司年後也有徵人 她就說"我們公司也是放生 我都不跟他們講話"

當然她也有說我要臉皮厚點去問、同事交代不清楚的地方找找電腦有沒有資料

不論是當時、還是前陣子身陷可怕的憂鬱低潮時都曾想過

--如果我就這麼去了另一邊,他們會怎麼想呢?

在他們的眼裡 我大概就是一個工作不怎麼穩定 總是安靜做自己的事的小孩

也沒怎麼聽我說過出過什麼狀況(除了上間公司倒閉前想裁員污賴我偷東西之外)

結果我就這麼消失了

對他們來說會是覺得都是我的問題 還是覺得應該多問我一些呢?

事實上 其實也沒有存在什麼問題

反而只是找不到必須這個樣子活下去的原因

活著本來就是會遇到痛苦的 那 為什麼要忍受這些?

到了後來只是單純的沒有活下去的慾望

每天都覺得一不小心也許就會傾斜過去了

(當然即使是現在 我仍然承受著許多事情 也許我的求生意志比我自己想的還要強也說不一定)

大姐在日本時 時不時的傳旅行進度和照片回來 

二姐和哥哥也在LINE裡即時替她指路和推薦店家

當時在公司和同事兩人關在會議室裡拍攝產品影片 面對響個不停的LINE

我的反應是把群組提醒關掉

因為對我來說這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只覺得很吵

後來在群組裡看到包包的照片和我的名字時

覺得很驚訝

因為在他們的眼裡 我應該也是沒什麼關係的人

直到收到全日本那麼多牌子 就這麼剛好買到我最喜歡的牌子的這個包包時

我都有在心裡想過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揹到這個包包(其實到今天都還有想過)

在覺得自己對這個世界不重要 也不對這個世界的誰感到有興趣的微妙狀態待久了後

想去另一邊有時只要非常非常微弱的契機

不過這次意外地發現

想要留下來也只需要非常非常微小 對方甚至也根本不知道的契機

 

 

創作者介紹

翼のない僕ら

IZ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